学生“书包”终于轻了

更新:2019-07-04 09:31:56 文章来源:百年教育网 www.72bn.com

《学生“书包”终于轻了》是有百年教育网(www.72bn.com)为你整理收集:

“过去,教辅材料征订混乱,家长和学生负担较重,现在好了,规矩立在前面,校长轻松了,老师清爽了,家长和学生负担减轻了,我们也能干干净净办学了。”这是湖南省娄底市第六中学校长刘为的感慨。

发出这样感慨的校长,在湖南远不止刘为一个。变化的发生,源于一场专项治理。2017年6月,湖南省纪委、省教育厅组织开展为期一年半的中小学违规征订教辅材料问题专项治理。专项治理结束后,又进行常态化治理。截至2019年6月,湖南全省中小学教辅材料征订额累计减少30亿元,生均每学期减少110元左右。

教辅材料过多、过乱、过滥,加重了学生学业负担,也加重了家庭经济负担,还淹没了国家教育惠民政策。湖南省纪委省监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组长曹世凯表示,由教辅问题引发的腐败现象,败坏了师德师风,损毁了教育形象,必须加以治理。

那么,对于这些问题,湖南是如何破解的?

省市县三级联动,以猛药治沉疴

“学校要求孩子订的资料贵得很,要300多元,我一个在外地打工的家长哪有那么多钱,望上级领导管一管!”……近些年的网络举报和湖南省纪委省监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收到的举报信中,关于违规征订教辅材料问题的举报数量长期居高不下,群众反映十分强烈。

2017年2月24日,央视新闻对湖南衡阳、邵阳两地部分学校学生“被自愿”征订教辅材料等乱象进行了曝光。

2017年5月召开的湖南省委常委扩大会上,湖南省政协主席李薇薇通报了她在调研中了解到的农村贫困家庭因学生征订过多教辅材料增加负担的情况,引起了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和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傅奎的高度重视。

杜家毫要求湖南省纪委和省教育厅把规范教辅材料征订作为减轻群众经济负担、推进精准扶贫的一项重要工作来抓。傅奎则指出:“治理违规征订教辅材料是一个情怀问题、责任问题,说到底是一个立场问题。”

2017年6月15日,湖南省中小学违规征订教辅材料问题专项治理视频动员大会在省纪委召开,会议强调,“要以猛药去疴的决心、壮士断腕的勇气抓好专项治理工作”。一场为期一年半的大规模专项治理就此拉开序幕。

湖南成立了中小学违规征订教辅材料问题专项治理办公室,由省教育厅厅长任办公室主任。随后,全省14个市州、122个县市区相继行动起来。

此次专项治理工作重点十分明确:聚焦向小学一、二年级学生推荐并代购教辅材料,征订“一科多辅”,学生“被自愿”,教育行政部门、学校以及相关人员在教辅材料征订中收受折扣(回扣)等问题。

各市州结合当地实际制定了切实可行的实施细则,层层召开会议专题部署专项治理工作。湖南省纪委在三湘风纪网刊登了治理方案,公布了举报电话,各级相关媒体对全省开展专项治理工作进行了跟踪报道;各市州分别在市州内党政媒体发布了专项治理公告,公布了相关事项和监督举报电话,广泛接受社会监督。

记者在中央电视台曝光过的衡山县看到,全县3000名教师齐上阵,利用微信访、QQ访、电话访等形式,短时间内与5万多名学生家长进行了沟通,询问他们是否知晓教辅材料专项治理的内容与举报途径。

专项治理办采取一月一报告、两月一调度、三月一通报,重要情况随时报告、通报和调度的方式推进治理工作。各市州纪检监察机构按照《中小学违规征订教辅材料问题执纪问责指导意见》强化执纪问责,严查教辅材料征订的违纪违规问题。截至2018年12月,全省党纪政务处分566人,移送司法机关21人。

湖南省纪委省监委、省专项治理办通报了30余起典型案例,各市州通报了100余起典型案例。特别是部分校长因收受教辅材料征订回扣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在全省形成了极大的震慑。

“五限”政策划红线,力求标本兼治

“‘五限’出台前,我们这儿征订教辅材料的原则是目录内教辅,但数量不限。”衡山县实验中学校长郑德宇说,“‘五限’出台后,学生征订教辅材料最高金额由春季的500多元降至236元。”

郑德宇说的“五限”,即“限年级、限学科、限范围、限数量、限总额”。为了从根本上规范教辅材料征订秩序,湖南省教育厅坚持标本兼治,一手抓专项治理,一手抓制度建设。2017年6月13日,湖南省教育厅、省新闻出版广电局、省发改委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湖南省中小学教辅材料使用管理工作的补充意见》,全省实行教辅材料征订“五限”政策。

“限年级”就是不得向小学一、二年级推荐、征订任何教辅材料,不得向初中和高中毕业生推荐征订暑假作业。

“限学科”就是只允许推荐征订小学语文、数学、英语、科学、品德与社会(道德与法制)5个学科,以及初中和普通高中的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历史、政治等9个学科的教辅材料,且只许减少,不许增加。

“限范围”就是除高中毕业年级之外,只能在“省推荐目录”范围之内推荐,且不得要求学生订购各类专题教育读本、市州和县市区地方课程读本、教育部和省级教材目录以外的所谓“教材”。各类专题教育读本、市州和县市区地方课程读本只能免费发放给学生,不得要求学生订购。

“限数量”就是在可推荐年级、可推荐科目、可推荐范围之内,每科只能推荐1种同步练习册、1种寒暑假作业、1种历史图册、1种历史(地理)填充图册,初高中毕业年级只许推荐1种考试辅导材料,且上述5个品种只许减少,不许增加。

“限总额”,就是每生每学期推荐选用的教辅材料总费用实行限额控制。

“五限”就是“红线”, 违反了就是违纪违规。“有了这条红线,我们就有了执行的依据和‘拒绝’的底气。”在涟源市一中校长吴梦周看来,“‘五限’政策很接地气,十分管用”。

“这次开学,特别轻松。”谈及这次专项治理,衡阳市二中校长彭书敏连连点赞。往年开学前,各出版社推销员等频频登门,让他不堪其扰,“这学期,因为有了‘五限’,一个来找的也没有”。

学生书包轻了,群众满意度升了

“去年我孙女读一年级交了231块钱,今年我孙崽读一年级只交了7块钱,孩子读书压力小多了。”中方县袁家镇坳头村陈大姐高兴地说。

据统计,专项治理后,全省中小学教辅材料征订额每个学期比2017春季学期减少10亿元,生均减少110元左右。

记者在多地了解到,原来存在的“一科多辅”“一科过辅”、学生被自愿征订、教育部门和学校及教师拿回扣等诸多乱象,得到了有效遏制,部门推销各类专题教育读本问题销声匿迹。湖南省教育厅在2017年度民意调查之中满意度上升,2018年以来,湖南省纪委省监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所收到的基础教育领域的举报大幅减少。

专项治理前,涟源市某中学不仅存在违规征订问题,还存在任课教师私自征订吃“回扣”现象。治理后,学校违规征订问题解决了,任课教师违规征订问题也迎刃而解,该校校长自豪地说:“这下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管理老师了。教辅材料征订乱象的有效遏制,净化了教育环境,重塑了教育形象。”

与此同时,多地还以此为契机,出台了相关惠民政策。永州市江华、双牌、东安、新田、宁远等县区免除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家庭学生教辅材料费、作业本费、生活费、校车费、初中会考报名费等学业开支总计1300余万元,实现了建档立卡贫困户学生读书零负担;凤凰县让农村学生用上免费的教辅材料;衡南县对贫困村建档立卡的学生免费提供教辅材料。

“家长经济负担、学生学业负担、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领导心理负担大为减轻。群众利益得到维护,获得感增强,干群关系、学教关系得到改善。”湖南省教育厅厅长蒋昌忠对此点评说,人民群众对专项治理普遍满意,教育系统“两个责任”的良性互动在专项治理中得到加强,各级各部门特别是纪检监察系统对基础教育的行风问题引起了足够重视,开辟了一条基础教育领域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推进、向基层延伸的重要通道。

以上关于学生“书包”终于轻了的相关信息是百年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仅为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