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班主任群体向上成长

更新:2019-03-28 09:52:27 文章来源:百年教育网 www.72bn.com

《让班主任群体向上成长》是有百年教育网(www.72bn.com)为你整理收集:

“我们想让校长唱一首歌。”在一次主题班会结束的现场点评环节,坐在教室后面的河北涿州实验中学校长王国辉被学生“将了一军”。面对整个教室齐刷刷的目光,王国辉从容地走到教室中央,唱了一首《爱拼才会赢》。歌声一结束,教室内爆发阵阵掌声与欢呼声。

“班主任工作怎么重视都不为过”,这是王国辉的管理逻辑。班主任就是一所学校发展的根基,基础好了,班级才会好,学校才会发展得更好。

当然,王国辉的重视不只是停留在理念和意识上,更多的是付诸行动。就像唱那首《爱拼才会赢》,原本不善唱歌的他对班主任工作的支持不遗余力。

正是有了王国辉数年如一日的重视,学校班主任队伍呈阶梯成长。正如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在《未选择的路》中所写,“在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王国辉打破班主任工作“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要”的困局,创建了优秀班主任辈出的成长系列脚手架,成为行业一道亮丽风景线。

脚手架之一:三个必须做

作为一所拥有近5000名学生的初中,只有一个或者寥寥几个名班主任显然不能支撑一所学校的正常发展。

“随着时代的发展,传统的经验型、严厉型班主任不再受欢迎了,而赢得学生喜爱的是情感型班主任,他们想学生所想、思学生所思、行学生所行,更利于班级管理的开展。”如何营造一方生态,让班主任群体向上成长,成为王国辉不断思考的问题。

作为一个班主任,除了班级琐碎事务的处理,应该聚焦于几个关键能力的培养,从而尽快成长为骨干。基于此,王国辉提出班主任工作的“三个必须做”,即在三年班主任任期内,每个班主任都要参加一次校级主题班会评比,做一次班级文化建设发言,毕业时每个班出版一本成长纪念册。

通过“三个必须做”营造班主任队伍建设的生态,无论是谁都可以在这块土壤上尽快脱颖而出。

每学期开学前,实验中学都会组织班主任进行班级文化建设解读。“解读的过程也是梳理的过程,只有做明白了,才能说明白。”395班班主任刘立颖6年前主动申请当班主任,她开创性地在自己的班级设立班级文化讲解员,“只有学生对班级文化有了深刻理解,才能对学生的言谈举止产生约束力”。

走进刘立颖的班级你会发现,在班级文化讲解员的解说下,班级的墙壁、黑板、小组每一个文化符号都有其意义,“通过班级文化的构建,让身处其中的孩子找到归属感、认同感、尊重感”。

刘立颖通过自己的探索与努力,让班级的生命之树越发旺盛。而407班班主任潘洪杰则通过自己的“示弱”凝聚班级的向心力。54岁的潘洪杰是学校年龄最大的班主任,互联网技术应用是她的弱项,她通过成立各种小组一一化解,有的小组设计班级规划图,有的小组负责学习成果的思维导图,学生齐心协力完成班级文化进而找到集体荣誉感。

一向不合群的学生“伊哲”成绩不好、纪律不好,与同学的关系渐行渐远,而他却有自己的“生存哲学”:我学习不好,纪律不好,上课睡觉总好了吧。这一天的课堂上他做了一个梦,一个穿着破烂的老爷爷指着他的鼻子说:“我就是将来你的样子。”“伊哲”突然惊醒……

这是402班主题班会“用拼搏谱写青春旋律”的一场情景剧,“用真实的情境再现学生某一阶段的生命状态,虽然让事件‘主角’如芒在背,但不是为了指责与批评,而是要影响、改变他的行为,这也是主题班会的现实意义。”班主任赵淑红解释道。

突然惊醒的“伊哲”陷入了一阵恐慌,赵淑红因势利导,让全班学生对他“施以援手”,让“伊哲”懂得“将来的你一定会感谢现在努力拼搏的你”的道理。

实验中学的教师从当班主任的那天开始,就知道自己要为全校性主题班会积累素材。这场班会的开展要经过教师申请、学校审核、具体执行的过程,还会有家长助阵、现场总结等环节,主题班会结束后由学校量化打分。

赵淑红不是第一次组织这样的主题班会,在以3年为一轮的班主任工作中,她愈发清楚要如何借助主题班会走进学生的内心。扮演“伊哲”的学生可谓本色出演,他就是那个同学眼中“不可救药”的捣蛋分子,可当赵淑红与学生讨论要把这个角色给“伊哲”时,遭到许多学生的反对——担心“伊哲”演不好。“不让他试试,怎么知道是什么结果,就是要给他一个机会。”好在“伊哲”不负众望。

主题班会结束后,“伊哲”坐在座位上久久地沉默。“许多学生借助情景剧的机会表达愿意给予他帮助,而‘伊哲’也受到很大的触动。”赵淑红感慨道,“真是一场梦惊醒了许多人”。

385班班主任代立然是学校重视班主任成长的最大受益人。他清晰地记得,当从乡镇中学第一次踏进实验中学时,自己是以仰视的姿态望着周围同事的,他想尽快成为与同事有相同“精神尺码”的人。可在乡镇中学的许多经验到实验中学后“失灵”了。

“三个必须做”让代立然有了成长的抓手和载体,通过几年的探索与实践,代立然成长为实验中学班主任群体中的佼佼者,但他并没有机会骄傲,因为他身边围绕着许多优秀的同事。“为班主任提供适宜的土壤,让更多班主任成长起来已成为学校的行动共识。”擅长写作的代立然还有一块肥沃的土地等待开发。

脚手架之二:成长纪念册

2018年大学毕业的李京阳成为涿州实验中学413班班主任兼语文教师,对于教师这个职业她是陌生而心生敬畏的,但对于实验中学的一师一人、一花一草她都满怀敬意和热忱,因为她的初中三年是在这里度过的。

身份的转变有时让她无所适从,曾经的教师成为同事,曾经师长眼中的孩子已进入职场。“每当走进教室,面对一个个性格迥异、需求不一的孩子,我该以怎样的方式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李京阳经常问自己。

从站到讲台的第一天起,李京阳就在电脑里建了一个“成长纪念册”的文档,每一次班会、每一场活动、每一节课上的故事,她都用文字、图片的形式进行分门别类的存档。成长纪念册成为她做好班主任工作的一个重要载体。

“从当班主任的第一天开始,每个人心里都装着一份美好愿景,用三年时间记录孩子成长的点滴。当学生毕业时,成长纪念册是毕业礼物,也是对自己三年工作的梳理、总结。”王国辉说。

学生时代的李京阳是代立然的“得意弟子”,代立然喜欢文学,这种喜欢又被李京阳继承与延续。“回想毕业时代老师郑重地把《青春好韵》纪念册放到我手里时,难掩内心的激动。如今我还会时不时翻一翻,熟悉的场景、亲切的面孔犹在眼前。”李京阳兴奋地说。

如今,作为班主任工作“三个必须做”之一,编写成长纪念册在实验中学蔚然成风。代立然2011年、2014年、2017年先后编写《青春好韵》《师生共创品牌班级》《把班集体打造成孩子的精神故乡》,三年一个轮回,三年一本书。成长纪念册从最初的简单编辑成册到如今经过严格编校,许多都已由出版社正式出版。

人们会看到一棵树结出丰硕的果实,却看不到成长过程的曲折。最初,三年出一本成长纪念册让许多班主任望而生畏,学生也是如此。

“从初一开始就要积累素材,还要分主题进行写作,过程中还要留存照片,确实有些抵触情绪。”361班学生代园宁说,“但能坚持下来确实有很多收获,比如写日记,习惯了就像找到一个能倾诉的朋友。况且,每写一篇,老师都要一一批注”。

“成长纪念册是一个班级的精神寄托,教师在做好顶层设计的同时,要敢于有条件地放手,把学生、家长、社会资源汇聚在一起,成长纪念册的整理过程也是统筹各方关系的过程。”从班主任一路成长起来的分管教学副校长王飞深有感触。因为教学、行政事务过多,去年开始不再担任班主任的他也曾出版《走过花季》《那时花开》。

采访期间,许多外地教育同人走进涿州实验中学考察学习,当看到每年毕业班都有新出版的成长纪念册时,他们不禁发出感慨,“一件容易的事如果能坚持这么多年,就变成了了不起的事。作为一种传承,成长纪念册让涿州实验中学有了不一样的‘品格’”。

如果以时间为坐标,翻阅每个班主任不同时期的成长纪念册,你会发现,纪念册除了越来越精致、越来越有可读性外,每个人对教育的思考也越来越成熟。他们不再把出版成长纪念册作为一项任务,而成为了解学生、搞好家校关系、融合课堂教学的有力支撑。由此,也让每一位班主任的教育思想熠熠生辉。

八年级上册语文第一单元为新闻类作品阅读写作单元,涉及的文体有消息、新闻特写、新闻通讯等。每个单元都安排了学生采访和写作的任务。代立然觉得如果让学生写一则消息就过于简单了,他把全班55人分成8个组,每组6-7人,每组分工采访各个学科的任课教师,学生列提纲、约采访、忙照相、听录音……一周时间,稿件飞来。

这些由学生采写的稿件经过代立然的修改,能发表的就公开发表,不能发表的就在公众号进行推送。不止如此,这些文章还会在九年级毕业时,以一章的篇幅出现在成长纪念册中,正可谓一举多得。

脚手架之三:构建新型伙伴关系

当了两年班主任的刘培有时会忙得焦头烂额,一边是要思考怎样开好班会、批改作业、掌握学科教学进度,一边是要了解学生成长的需求及家长的渴望。而同为班主任的赵淑红却做得得心应手,在忙完各项工作后还能与学生一起跑步、谈心,惹得刘培一阵羡慕。

刘培的苦恼是一批渴望成长的班主任的苦恼。

如何发挥1+1>2的效果,让“以强带弱”成为一种常态。“师徒结对,通过一种仪式把这种师徒关系确定下来,让师徒成为成长共同体。”王国辉把学校教师专业成长的师徒结对搬到班主任队伍建设上来。

在师徒结对仪式上,刘培选择赵淑红作为师傅,并将一个漂亮的发卡戴在师傅的头上,而赵淑红将一本书放在刘培的手上,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刘培自此找到专业发展的主心骨。

“通过仪式把师徒关系确定下来,让徒弟找到班主任工作的存在感,让师傅找到工作的价值感。”王国辉说,“师徒关系还以契约的形式固定下来,约定好师徒双方的权利义务,并进行捆绑评价。”

当了24年班主任的梁亚明已将班主任这个角色融入生命,她清楚每个年段孩子的认知特点与成长需求,开创性地开展了一系列工作,如每周二下午的家长接待日,每周五下午班主任例会……作为李京阳的师傅,她会把班级管理中的经验和盘托出,为徒弟做好规划。看着虽缺少管理经验但热情爽朗的李京阳,梁亚明仿佛看到初当班主任时的自己。

这种师徒“捆绑”成长的方式,让王国辉尝到了班主任成长势头强劲的甜头。“为什么现在班级管理会出现许多问题?那是因为许多学校的班主任工作把‘宝’押在一个人身上,没有形成班主任的梯队。通过这种以老带新、以强帮弱的形式,优秀班主任呈几何级增长”。

现实确实如此。几年前,代立然是赵淑红的师傅。如今赵淑红无论是组织主题班会、社团活动、班级管理还是家校沟通,与代立然不分伯仲。

作为404班的班长,陈哲嫄也算见过许多“大场面”,可作为班级第一次家长职业生涯励志演讲的主持人,她还是有点紧张,不是担心自己主持不好,而是她介绍的嘉宾是自己的父亲。当父亲站在讲台上,结合自己工作经历讲述他对学习、工作的思考时,陈哲嫄又重新认识了父亲。之前只知道父亲工作的辛苦与不易,但听着父亲的娓娓道来,作为第一个站上讲台的家长,父亲的形象又高大了许多。

重新认识并体谅、理解父母,是404班班主任刘培开展这个活动的初衷。“在家庭中,父母与子女关系紧张,许多时候是因为没有袒露心声的机会,父母高高在上,子女不肯低头。那我就提供这样的机会,给大家一个舞台”。

在涿州实验中学,让家长成为学校教育的支持者和参与者已成为共识。“不要把家长推出学校教育大门之外。”这是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听到较多的话语。

“第五次排练,孩子们换上闪亮的服装,动作也进行了改进,但问题再次出现了,伴舞服装太炫,显得演唱者服装不够夺目,于是我们又开始寻找服装……”家长张慧然记录下孩子在参加学校英文歌曲大赛时家长忙碌的情形。除了学校、班级组织的公共活动,家长也有机会参与学校管理、学生成长,实验中学提倡把家长的困惑、疑虑解决得‘隐讳’一些。“每个家长和学生的状态不一、能力不同、需求有别,而学校提供的是面对个体的教育,只有让每个学生、家长都有机会说话,家校关系才会更融洽。”王国辉说。所以,在涿州实验中学,家长可以提前与班主任预约沟通时间和亟待解决的问题,然后进行零距离沟通。

学校的言路通了,家校关系就顺了。“现在许多家长会私下建立家长群,当学校或班级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有家长在群里谋划应对策略。作为家长,我理解这样的言行,但绝不参与、不支持。家长与学校的目标都是帮助孩子健康成长,要形成合力而不是互相成为敌人。”陈哲嫄爸爸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赵淑红被学生亲切地称为“赵妈”,这个称谓不知缘起哪一届学生,但是一直延续了下来。班级的卫生区矗立着几棵大树,每到秋冬季节,一片片落叶仿佛落在学生心间,拾不净、惹不起,惹得学生一阵阵抱怨。赵淑红就每天第一个到教室,拿起扫帚一片片扫起来;每当放学后,她还会领着孩子在操场上跑几圈,用她自己的话说,“要保持与学生发展的同一律动”。

“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的花期,不可能让每个孩子在同一时间开放,作为成人的我们要多些耐心与等待。”“赵妈”把松手但不放手的治班理念运用得炉火纯青。

“我的母亲暴躁时像‘狂魔’,温顺时像‘老猫’……”当381班小张母亲听到孩子这样描述自己时,心情跌落到谷底。这就是自己在40岁时才有的爱女心中的形象。她开始反思自己,曾经自己严防死守孩子的一举一动是不是不对。

“家长盲目地给予,不在乎孩子的感受,不关注孩子的需求,让爱成了孩子的负担。”班主任刘文荣对小张母亲说。家长和班主任开始了双向发力,小张母亲开始了解孩子在班级中的表现,在家中开始“让步”,按需供给母爱,让爱有所依,不成为孩子成长路上的负担;刘文荣则不断与小张进行有针对性的沟通,消除孩子对母亲的误解,解开母女之间的芥蒂。小张逐渐理解母亲,“冰冻”的母女关系开始“化解”,爱在相互交流中自然流淌。

“微小处,见功夫,这是班主任工作的特点,而每个微小的关系都会影响教育的成败。见微知著,要成为班主任终身必修的功课。而学校就要提供各种班主任成长的平台与空间,虽然不容易,但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就像主题班会上那首《爱拼才会赢》里的歌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王国辉是唱给师生的,也是唱给自己的。

以上关于让班主任群体向上成长的相关信息是百年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仅为查考。